如果你问过去的我“谁欺负过你?”那我或许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试想一下…谁想去重温那些被欺负的回忆呢?但是,当我的生活变得苦不堪言,不得不向导师讲述那些痛苦回忆时,我才看清了最真实的自己。

 

让我们一起走进我的回忆吧…

 

我要卖掉自己的房子,下午3点的时候会有人来看房子,现在已经是中午了。如果我动作快的话,还是能在3点前把这座4000平方尺的房子打扫干净的,应该还能来得及去买点菜,然后把门前一亩大的草地修剪一下。

 

我长叹一声,用破纪录的速度迅速的擦干净了厨房的500多块白色地砖。我打扫的真是相当用心,厨房灶台上一尘不染,餐桌上也放上了粉色的鲜花。

 

我看了看表…必须加快速度了…

 

…很快,停在门口的汽车后备箱里就装满了刚买的家用。我得赶紧算一下把东西放好然后修建草坪需要花多少时间。

 

我有些生气了,“我怎么会同意做这些事情?”哈,我可不是在埋怨自己平时不做家务,临时来抱佛脚。我抱怨的是地产中介和要来看房子的买家!

 

我心乱如麻,拎起满满八袋子的家用,小拇指还勾着一大桶牛奶,快步走向厨房。我感觉双手被袋子勒得血流不畅了,但是哪里还有时间顾得上疼呢。

 

很不幸,牛奶桶掉在地上,在车道上摔了个奶浆四迸。我慌张的看着牛奶顺着车道一路流了下去。“我还有时间把它擦干净吗?”我嘀咕着。

 

树梢上鸟儿鸣唱,头顶的烈日炙烤着我的双颊。但是我根本顾不上这些。我把家用放进厨房,又看了看表。

 

我把割草机拉出车库,又长叹一声,拉动了电源线,但是割草机没有启动。我检查了一下机器上的项圈,然后又拉了一下电源线…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

我怒不可遏,化怒火为力量,用尽全力的猛拉电源线。突然之间,我感到两脚踩空,在车道上摔了个四仰八叉。

 

我眼前金星四冒,耳朵里嗡嗡作响…我都有些喘不上气了…

 

我想要动一下,但是觉得双手双脚都使不上力气。

 

我已经痛到哭不出声了。眼泪静悄悄地滑落脸颊。

 

邻居闻声赶来,“没有事吧?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吗?”

 

我想说声“哦”,但是却说不出声。

 

“发生了什么?”他问我。

 

我想坐起来,但是我觉得腰都被摔断了。“我…我不知道…”我虚弱的答道,“对不起…麻烦你了…你能扶我起来吗?”

 

他惊讶的看着我,我想他肯定认为我疯了。“安妮,你没听到吗?你摔倒时砰地一声啊,到底怎么了?”

 

他走过去把割草机关掉(最后那一下让它启动了!),然后也摔了一跤。他惊叫到“怎么回事?”

 

原来是洒在地上的牛奶被太阳烤干了,在地上形成了一片“旱冰”。

 

我尝试着站起来。“我没事,真的”,我说着,上下牙不停地打架。

 

他轻轻的把我扶起来,我都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在咯咯作响。我看向草坪,我的那副黄手套哪去了?邻居对我说:“我帮你修草坪,你进屋吧,你脸色白得像鬼。”

 

我坚决地说道:“我没事!实在不好意思,打扰你了。”

 

他一脸惊讶的看着我,然后耸了耸肩: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随时来找我。”

 

“谢谢,我知道了。”

 

他走后,我痛得忍不住叫出声来,眼泪也不停地往下流。他妈的怎么会这么痛???!!!

 

我看了看表,几点了?我浪费了太多时间了!!!我得加快速度了!!!

 

我咬紧牙关,把整片草坪都修了。每踏出一步,我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…

 

 

这种情景,在你看来可能有些瘆人,但是在我的生活中,这种戏码几乎天天上演。我在长大的过程中,总有人这样训我:你一无是处,根本没人在乎你。

 

我是否曾想过,我就是那个欺负自己的恶霸?当然没有,在我脑中,恶霸“总是”其他人,“从来”都不是我自己。

 

我们怎样才能确定一直都在自己在欺负自己?

 

以下是一些可供参考的线索:

 

  • 不愿意修复自己的情感创伤…这主要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那些过去遭受的创伤。要知道,寻求帮助并没有什么难的,我们只需要多费些心即可。

 

  • 将自己的日程安排的很,或是有很严重的拖延症。这是两种极端的表现,它们都可以使我们感到紧张和焦虑,妨碍健康的情感表达。

 

  • 追求完美却失了快。欺负自己的人通常因为想要了讨好他人,或者寻求他人的许可而变得异常焦虑。我曾经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

  • 于在乎他人的看法…认为自己的价值取决于他人的认可。但事实绝非如此。我们自身的价值是自我选择的结果。要坚信天生我材必有用。

 

  • 是无自己的需求。若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自己身体和情感的伤痛,那我们就逐渐地抛弃了自己。若我们连自己都无法守护,那别人抛弃我们又有什么错呢?…这是一个恶性的循环。

 

  • 要么总是觉得自己有错,要么总是觉得他人有错。欺负自己的人要么总是不停地道歉,要么总是把自己的不幸归怨于他人。

 

因此,

 

才能停止欺负自己:

 

  • 治愈情感的创伤寻求帮助并不可耻,没有人应该独自承受这种痛苦。去找人谈一谈,这个人可以是学校辅导员,也可以是你信得过的朋友。你也可以打热线电话,参加青年组织,…,或是发封邮件给com的导师,我们可以帮助你。

 

  • 制定一个划,写一些自己的合理期望。制订一些具体、合理且可量化的目标。每次达成一个颇具挑战性的目标后,都好好地鼓励一下自己。

 

  • 一下小小的你。每天都夸一夸自己,把它写下来,一小段就好。例如,“我是一个温柔的人。我从镜子中自己的笑容里可以看到我的温柔。我对自己的同事和同学也都温柔以待。”

 

  • 一下自己:“我在究竟需要什么?”然后马上采取行动。我们要么扮演惧怕生活的弱者,要么扮演掌控生活的强者。我们只有拥有了爱与同情之心,方能成为掌控生活的强者。

 

经过3年的强化辅导,我已经停止了对自己的欺凌。我现在终于可以自豪的说,我爱我自己,我对于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小女孩,以及外面的大千世界都充满了同情之心。

 

最后,我要把我的导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与你们分享,

 

“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无知

 

现在你知道了,那么我的问题是,

 

“你会采取怎样的行动,去改变自己的人生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