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萨姆是一家六口中年龄最小的孩子。据说在他出生的那天夜里,阴风怒号、风雨大作。人们能听到几里外传来的雷鸣。闪电将黑夜撕裂,把天空一分为二。仿佛剑拔弩张的对垒两军以闪电为界 ,大战一触即发。那真是一个可怕的夜晚。

 

伊萨姆的妈妈怀胎十月,当晚就要生了。她可没有耐心去观望夜空、听雷声滚滚,或者欣赏那密如蛛网的闪电。她一心只想赶快把孩子生出来,生一个乖乖听话、十全十美的宝宝。但是事与愿违,当她那掉了两颗门牙的接生婆把新生儿抱到她面前的时候,那孩儿嚎啕大哭,如同天都要塌下来一般。她一脸诧异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

不知为何,孩子的嚎哭竟与窗外的天气遥相呼应:怒吼、激烈、风驰电掣。精疲力竭的母亲奋战了好几个小时才把伊萨姆生了出来。她对这哭闹不休的孩子感到甚是无语。为什么他不能冷静下来、 小点声、发会儿愣,或者干脆睡觉呢?

 

“快想想办法啊!”她催促着接生婆,“我花钱请你来不就是要你替我排忧解难吗?”

 

接生婆微笑着咧开了她那张没了牙的嘴,轻轻地说道:“这是老天爷的意思,这呼啸的风暴和嚎哭的孩子。你是不是做过什么惊扰了天神的事啊?”

 

伊萨姆的妈妈根本没心情去听接生婆的话。‘她竟敢顶撞我!’她心里思忖着,‘我费尽心力将这孩子生出来,还不够辛苦吗?’

 

接生婆正耐心地站在床边油灯下微弱光线里。伊萨姆的妈妈回过头来死死地盯着她:“你这个疯婆子,你为何要指责我?你看不清我现在的状况吗?我已经心力交瘁了,你看不出来吗?”

 

接生婆轻轻的拍了拍伊萨姆妈妈的手。她做了几十年的接生工作,知道有些母亲不愿意为自己对孩子产生的影响负责,例如孩子从她们身上继承的不良行为和性格。她们更乐意指望学校或其他机构来教导其子女如何做人。“休息一下吧妈妈,或许清晨的曙光会给你带来答案,告诉你为什么你的儿子哭得这般伤心欲绝。”

 

窗外乌云蔽月,伊萨姆的妈妈想到要和这个嚎哭不止的婴儿独处一室,不禁打了一个寒颤。“请别离开,留下来陪陪我吧。我受不了他。他到底怎么回事?他会一直这样哭下去吗?”

 

接生婆又重复了一遍相同的问题:“你是不是做过什么惊扰了天神的事啊?”

 

这接生婆竟然又一次的质疑了伊萨姆妈妈对教义、修习和信条的虔诚之心。她忍无可忍,把自己辛苦了四十余年才练就的一身自制之力抛诸脑后,如同窗外肆虐天地的狂风般向着接生婆怒吼:“你了解我吗?别看你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,但是你什么都不知道!你不过是个接生婆而已!你才是那个心存偏见的人!”

 

婴儿的哭声突然上升了一个八度,母亲和产婆的“对话”被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打断了。“快让他别哭了!”伊萨姆的妈妈啜泣道,“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听。”

 

接生婆仔细地观察着这个躺在床上的女子:她头发散乱、衣冠不整,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。她发现其他三个孩子,也就是伊萨姆的三个兄姊也不在家。“其他的孩子去哪了?”她问道。

 

“去亲戚家了,房间太小了容不下这么多人。我们现在根本养活不了这么多孩子!”伊萨姆的妈妈把脸转向墙壁,试图掩盖她羞愧的神色。

 

“ 既然如此,那你们为何还要生这许多孩子?你能够给他们足够的爱与关怀吗?”

 

伊萨姆的妈妈耸了耸肩: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,人算不如天算啊。人生不就是这样吗?人算不如天算。”

 

接生婆微微一笑:“你的人生可能是这样的,但我的不是。我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,我们都要为自己的孩子负责。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最后决定做一名接生婆,我要用最温暖的怀抱来迎接每一个降生的婴儿。”

 

伊萨姆的妈妈冷笑道:“如果你真的那样高尚,那他为什么还嚎哭不停?这都是你的错,我不会付给你一毛钱的,知道吗?”

 

“随便你吧。以后在更加艰难的时刻,不要忘记我的问题:你是否做过什么惊扰了天神的事情?”,接生婆说完这番话后就离开了。

 

斗转星移、日月交替 。伊萨姆依旧嚎哭不停,一如他降生之夜。伊萨姆的母亲绞尽脑汁去哄他逗他,但是却丝毫没有效果。她反复的思量着产婆的话,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做过什么触犯天神、触犯自己内心的事情。

 

渐渐地,她意识到她对自己的不仁慈。她总是自厌自弃,心中满是消极的想法。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她是一个“失败”的母亲、自己的孩子也是些“熊孩子”。大部分时间她都是独自一人,她不愿意去理会自己的孩子。“这些孩子要把我榨干了”她私下里常如是说。如今她明白,这种言论正说明了她对家人和朋友缺乏最基本的同情之心。

 

终于有一天,她发誓要做出改变。她要竭尽其所能让伊萨姆不再哭泣。她做出了以下几点改变,并把它们融入到每天的日常生活之中:

 

  • 不再模式化的看待别人(刻板印象)。伊萨姆的妈妈意识到她的孩子有着自己的性格、渴望、需求和爱好。他们需要得到别人的尊重,这其中也包括她自己。她发现由于习惯了刻板印象(概括、空洞、先入为主的看法,认为“所有人”都该是这个样子的),她忘记了自己本身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有着属于自己的心跳和脉搏。

 

  • 不再歧视。伊萨姆的妈妈发现,越是责怪儿子,儿子就哭得越是猛烈。于是她开始寻找儿子身上的闪光点。她开始表扬孩子,并且用积极的语气去评价他人。她发现由于歧视(攀比,认为某件事物要“好过”另一件事物),她体会不到其他人的不同之处,无法去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。

 

  • 不再去贬低别人。伊萨姆的妈妈发现,无视孩子的需求是让孩子失声痛哭的催化剂。日复一日,屡试不爽。因此她发誓要透过孩子的嚎哭看到他内在的美。我们都知道孩子之所以嚎哭是因为他感到不适。她发现在贬低(试图证明某人或某事的价值更低) 他人的过程中,她也忽视了自己本身的价值。

 

  • 不再心存偏见。伊萨姆的妈妈意识到凡是孩子都会哭闹,她不应该将所有个难以入眠的夜晚都归罪与伊萨姆身上。她发现在自己心存偏见(希望其他人做出自己想要看到的行为)的同时,也忽视了自己的美好和伟大。

 

伊萨姆的妈妈还没有觉察到,在她向内心更深处探进的同时,已经不自觉的将这些发现融入到日常生活之中了。因此,她变得笑口常开,对孩子们也更有耐心了。每当伊萨姆再次嚎啕大哭的时候,妈妈没有嘲讽或吼他,而是为他哼唱温柔的摇篮曲。这是她儿时听过的曲子,虽然歌词早已忘却,但是曲调却还铭记于心。

 

天可怜见,母亲的摇篮曲竟能安抚伊萨姆惶恐的内心。每当他听到这首充满了爱意的曲子,他就闭上口,竖起耳朵,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向母亲。看到这首曲子竟有如此神效,妈妈也开始向其他孩子哼唱。一家人其乐融融、和谐安详。

 

半年之后,接生婆再次敲响了伊萨姆妈妈的房门。她想来看看这位母亲和她的宝宝,以及一家人最近过的怎么样。她是一个严谨认真的接生婆,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孩子。

 

“您怎么来了!”伊萨姆妈妈热情的迎出来,“快进来吧,我帮你泡壶茶暖暖身子。”

 

接生婆看到伊萨姆妈妈竟有如此转变,大为震惊。她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能让她做出如此惊人的改变。

 

伊萨姆的妈妈说道:“我一直在思考你当时问我的问题‘你是否做过什么惊扰了天神的事情?’ 起初我感到愤怒,你居然会问我这种问题。慢慢的我才意识到,生我气的并不是天上的神仙,而是我自己啊。我还把满腔的怒火发泄在孩子的身上。如今我已意识到问题所在,我决定从现在开始练习掌控自己的愤怒情绪。”

接生婆笑容满面:“真实可喜可贺!我想请问您是否给宝宝取好名字了呢?”

 

伊萨姆的妈妈脸一红,微笑道:“我给他取名叫伊萨姆(Ism),因为他是我们家最后一个孩子,就像是一个字的后缀。而伊萨姆这个词也时常作为刻板印象、歧视、贬低和偏见的后缀…所以我决定给他取名伊萨姆,来提醒我永远要善待他和其他的人。自爱的力量真是无可比拟,它拯救了我们的家,它让伊萨姆停止了哭泣。”

 

心怀爱与同情的

 

安妮